在巨大的灵气长河的深处,有一道盘坐在此地的身影。

如同老僧入定般,他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他是相柳,当年曾经远走海外的相柳一族的遗孤。

他的双手以及双脚,此时依然被来自虚空的锁链所绑着。只是对比起数月前被初初困在此地的时候,显然平缓了许多,不再是每日咆哮的模样。

相柳紫色的眉毛此时微微一动,便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乱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