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www.lewenxsw.cc,最快更新养尸为夫最新章节!

    尖叫声是从门口那边传来的,声音还有点熟悉。紫you阁

    我跟陆云皆是一愣,然后互看了一眼之后,我就听见陆云咬牙说了一句不好了,飞奔过去打开了门。

    门外,陆云他爹双手捂住裤裆倒在了地上,无比痛苦的惨叫着,而一边,易安安拿着一把沾血的藏刀站在那里,冷着一张脸,看到陆云从屋里出来也没有丝毫的缓解,反而,还更加冷厉了几分。

    我注意到不断的有血从陆云他爹的裤裆里面喷射出来,地上,墙上,以及这两间房子的门上到处都是血迹,然而血迹最开始是从易安安的房间里面溅出来的,也就是原来我睡的那个房间。

    “易安安,你干什么?”

    陆云瞪着易安安,但是也没有伸手去扶地上的男人。

    而我因为之前见到这个男人那恶心的一幕,心里知道了是怎么回事,压根儿也不想去碰他。

    易安安冷笑了一下,扬了扬手里的藏刀:“这个臭几把偷看老子洗澡,老子只是轻轻的割掉了他一个蛋,陆云,你可得好好管管你家老爹,不然下次,就不是一个蛋这个简单了!”

    说着,易安安将一个沾满了灰层跟泥土的圆滚滚血糊糊的东西踢到了陆云面前。

    我知道那东西是什么,但是看到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的有些想吐。

    真是太恶心了。

    易安安的心,好狠。

    陆云白了一张脸,但是我知道她不是因为在乎那个男人而难受的,她是因为被易安安下了面子而难受。

    “周雯渔,又见面啦?”

    易安安一边用手帕抹着藏刀上的血,一边看着我笑。

    我愣了一下,眼睛死死地盯着她手里的在藏刀,没说话。

    如今仔细的看了一下这把刀,我才发现,这藏刀的刀柄,竟然是用人手骨做成的。

    一般好的藏刀的刀柄是用动物的骨头做的,但是易安安这把骨头颜色偏黄,跟动物的骨头不一样,只有人骨的颜色,在不断的磨损之后,偏黄,偏黑。

    这种东西,本来说阴气得很,如今竟然上面还是人骨,这个易安安,到底是有多变态。

    我看着她,没说话。

    实在是,不想接她的话,而且一想到这把刀还在我的脸上划过的时候,就觉得心里一阵恶寒。

    “周雯渔,你不要害羞嘛,我看出来了,你还是挺喜欢我的,是吗?”

    易安安见到我不说话,竟然将我的沉默当成了是害羞。上前一步伸出手指要挑逗我,却被我狠狠的瞪了一眼。

    我往后退一步,退到了陆云身边。

    “我不是来找你的,我是来找陆云的。”

    我戒备的看着易安安,那边,陆云他爹还在不断的嚎叫,不过也是,男人的那个地方本来就是最脆弱的,如今竟然被易安安生生的割掉了一个蛋,想想我都疼得起鸡皮疙瘩。

    “易安安,过分了。”

    陆云伸手把我往她身边一拉,然后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瓶药膏,往那个男人身上一丢,拉着我转身就往房间里走去。

    易安安在外面饶有兴趣的看着我跟着陆云走进房间,她的一双眼睛里,毫不遮掩的写满了她的恶趣味。

    真的,这一刻,我觉得有这样一个女人在身边,我都不知道她会对我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渗人的慌。

    “她这个变态。”

    关上门,我低声说了一句。

    就因为一个男人看了她一眼。所以她就动手割掉了那个男人的……这女人,也太狠了。

    陆云这个时候倒是比之前平静了不少,坐在床上看了我一眼,笑了。

    “变态的不光是她,是这个地方,周雯渔,我们,都不是什么好人。”

    陆云说着,继续给我拿钱。

    我看到她从她的行李箱里拿出了一大叠钱,大概有十捆钱,每捆有小一万,她从那一万块钱里随便抽出一沓钱,递给我,“拿去。”

    我看着那一沓钱,里面至少有三四千,急忙摆手:“不不不,我只借一千块,这里太多了。”

    “周雯渔,你是不是傻逼,能有人放着钱不要?我看得出来你急要钱。拿着钱,下午我带你去村外面的小邮政局,你别跟我磨磨唧唧的,既然你帮了我,我也帮你,我陆云,就是这种人,叫你拿着你就拿着!”

    陆云一边说,一边不耐烦的把钱往我身上塞着。

    我站在那里,最终还是接受了陆云的钱,但是心里不是感动,而是一种奇怪的,说不出来的感觉。

    那边,我看着陆云将那一大堆的钱又重新的放回了箱子里,一边放还一边更我叨叨说这是她这么多年攒的做整容手术的钱,我问她为什么不放在银行里,她说放在银行里不心安,只有自己带在身边,才是最安心的。

    我没有多说啥,毕竟这是人家的钱。人家想怎样就怎样,别说是带在身边,贴在身上我也没法说啥。

    我就默默的站在一边等着陆云收拾好箱子。

    而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十分有节奏的敲门声。

    “周雯渔,有人找咯。”

    易安安恶魔一样阴魂不塞又带着点不羁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我一听就头大,不想去开门,但是之后,在易安安的敲门声之后,我听到了秦白雪的声音。

    陆云看了我一眼:“我就说,她刁难你,没个头。”

    “我不会再让她碰我一下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听到秦白雪的声音,几乎还能感觉到一半边脸火辣辣的疼,但是,该面对的,依旧要去面对。

    我走到门口,拉开门,就看到秦白雪双手抱胸目光冷厉的站在门口。

    本来躺在地上的陆云他爹也不见了。

    易安安在一边房间的门口饶有兴趣的抱着双臂,吹着口哨看着我。

    “周雯渔,你一大清早的乱跑什么?”

    果然,秦白雪对我就没个好的,一出口就是责骂。

    我一清早乱跑什么,我是人,腿长在我身上,我想去哪就去哪,她管得着吗?

    “秦老师,我应该还有人生自由权吧,我又没被卖在这个村子做苦力,我去哪,还要跟你报备?”

    昨天那一巴掌,她真的是彻彻底底的把她在我心里的属于老师的那些尊敬给打去了。

    而且之后陆云还跟我说了那些事情。

    这个秦白雪,根本就是个衣冠禽兽,人渣。

    “周雯渔,是谁给你的胆子让你跟我这么说话!”

    被我这句话一堵,秦白雪抓狂了,又是一巴掌扬起来要往我脸上招呼。

    只是这时候,不是我先出手制止,而是易安安吹了一声口哨走了过来将手横在了我跟秦白雪之间,然后嬉笑着看着她,“秦老师,动不动就动手,不好吧?”易安安说着,站在我身边,有点吊儿郎当,“这都大学生了,还跟小学生一样打打骂骂的,秦老师,过分了哈。”

    易安安一番话之后,秦白雪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我的理解为,易安安的爸爸是校长,秦白雪还在学校任职,所以,再怎么,她都要卖易安安几分面子。

    所以,秦白雪本来要落下来的巴掌硬生生的被拦在了空中,然后,收回去。

    “哈哈哈,这就对了嘛,秦老师,你可是老师,园丁呢,我记得我们刚来的时候,你那么和蔼可亲,现在怎么都变了个样子呢,跟余飞上身了一样。啧啧啧,看来那余飞真是阴魂不散,死了把坏脾气传染人。”

    易安安接下来的一句话,堵得秦白雪的脸色发青。

    我之前一直以为,易安安跟秦白雪关系不错,毕竟秦白雪在外人面前还是很照顾易安安的,但是没想到,事情根本没有我们看到的那么简单,易安安这张嘴,可是一张嘴就没有给秦白雪好过的。

    或许我一直太单纯了,还是拿着我认定的那一套单纯的看人的目光去看这些人之间的关系,却不知道,这些人之间的关系,才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答。

    “易安安,你不要胡说。”

    被易安安的话噎得没有二话的秦白雪最终是败下了阵来,丢给易安安一句话之后,将目光转移到了我身上。

    那道目光太过尖锐了,我感觉比易安安手里的那把刀还要尖锐,我下意识的要躲,但是易安安把我的腰一拦,不让我躲。

    “周雯渔,你能不能有点骨气?”

    易安安低声的在我耳边吹气,“秦白雪这个小浪骚你都怕,以后,你可怎么面对我?”

    “我,你!”

    我被易安安这一句话说得猛地抬头,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周雯渔,你跟我出来。”

    秦白雪冷冷的说了一句。

    我一愣。

    “秦老师你要我去哪?”跟着秦白雪走,我是脑子有病才跟她走吧。

    陆云说得那么明显了,我坏了秦白雪的好事,跟她走,能有好果子吃?

    “周雯渔,你还想不要想学分了?”

    最终,秦白雪用了跟陆云相同的一招,用学分来压我。

    就在我无言以对的时候,那边。陆云穿好衣服从屋子里出来了。

    她对着秦老师恭敬的叫了一声,然后看着我奇怪的问了一句:“秦老师要叫周雯渔做事儿?”

    她的脸上全是不解的惊讶,连我都佩服她信手拈来的演技。

    秦白雪冷冷的嗯了一声。

    “那我也去吧,我是学姐,我对着这个村子比周雯渔熟悉,也免得她冒冒失失的,再得罪那些村民就不好了。”

    陆云说着,就做出一副要出去出任务的样子。

    秦白雪狠狠的瞪了她一眼:“陆云,你也跟我胡闹是不是?”

    她明明是想要把我叫到没人的地方修理我一顿!我对陆云这个反应叫好的时候,更是上前一把拉住了陆云的手:“是呀,秦老师,我对这个村子一点都不熟悉,让学姐跟我一起去吧,你要让我做什么,不会还是修水坝吧?上次……”

    “你给我住嘴。”

    秦白雪一把呵斥住我,恶狠狠的剜了我一眼,然后又凝重的看了陆云一眼,“你们跟我出来。”

    “看起来很好玩,我也要去!”

    易安安也举手表示要跟我们一起去,秦老师狠狠的看了易安安一眼。“易安安你跟着瞎胡闹些什么,你给我等着,我有事儿找你!”

    说着,她把我们带下了楼,带到院子门口的时候,对我们说,因为张铁匠在村子里无儿无女,也没有半毛钱的亲人,没有人愿意给他这个横死的人烧纸,所以村民就建议让支教的年轻人去专门在他的灵堂前给他烧纸,毕竟支教的年轻人是软辈,张铁匠就算是命再薄,也消受得起。

    所以,秦白雪本来是叫我一个人去给张铁匠烧纸。

    但是陆云跟上来了,就是我们两个人。

    我心里有些无语,我知道给人烧纸的活计。

    在我们那边村子里,给人烧纸的人又叫做白官,送鬼上路的人,可不是一般的人能够做的。

    从小我身边的人都知道我命硬,我是个克星。活人都不敢多跟我说几句话,死人,又如何消受得起我这一跪。

    不过,秦白雪这个架势是我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只怕我说再多都能被她扣上狡辩的帽子,干脆什么都不说,做就做呗,难不成我一跪下去,张铁匠还能从棺材里爬出来找我不成。

    我心里这样想着,无所谓,也答应了。

    陆云也没啥介意的,她说她长这么大,不知道送了多少死人上路,多一个少一个都无妨。

    秦白雪倒是没想到我两这么痛快就答应了,冷笑了一声之后,说带我们去张铁匠的灵堂。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秦白雪最后扭头这一抹冷笑,渗人得慌。

    张铁匠的灵堂,是设在他的院子里的。

    走进他家的院子的时候,我就闻到了一股子特别臭的屎尿的臭味。

    陆云跟我说,张铁匠疯了很多年了,这么多年,都没人再进过他的院子,谁也不知道他院子里面有什么玩意儿。

    如今他死了,村民们一进来,差点没有被这院子里熏得隔夜饭都吐出来。

    因为这院子里面分明是成了一个屎坑。

    这臭味,只怕张铁匠这几年的屎尿都是在这院子里解决的吧!

    我看着苍蝇满天飞,强忍着喉头的恶心的感觉,往院子里面走去。

    而这时候,外面响起了秦白雪的声音。

    “你怎么来了?”

    秦白雪说这句话的时候的语气很显然不是跟我跟陆云说话的语气,愤怒之中,带着一点点的关心。

    我好奇的回头去看,却看见一抹耀眼的身影站在院子门口,跟秦白雪对峙着。

    那身影我有些熟悉,是染西风。

    因为我这么大接触过的异性都很少,所以唯一有接触的异性,我还是能记住的。

    秦白雪情绪激动的似乎在跟染西风吼叫着什么,但是屋子里录音机放着的大悲咒的声音盖过了她愤怒的吼叫声,我没有听清她到底在说什么,但是我可以看出来,她不想染西风走进这个院子。

    但是染西风已经甩开她的手往院子里面走进来了。

    白衬衣,牛仔裤,细碎的头发,白皙的脸庞,立体的五官。

    这个少年,怎么看,都是从漫画里面走出来的二次元美少男的。

    “怎么,看见帅哥移不开眼了?”

    见到我死死的盯着染西风看,陆云不知道啥时候走到我身边,戏谑一笑。

    我这才尴尬的回过神,对着陆云摇头。

    “染西风好像跟秦老师的关系很不好呀,一点都看不出来他们是亲生母子。”

    我以为,来支教的队伍都知道染西风跟秦白雪的关系。

    但是很明显的,陆云听到我的话后,楞了一下,很显然,是不知道的。

    “那个,你们不知道染西风跟秦老师的关系吗?”

    我试探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